×

天似穹庐

收藏

  有时候,庄子总是爱发着一个梦,厂子里的烟囱正在使劲地吭哧吭哧冒着“白气”,四点一刻准时会有汽笛声,那是蒸汽不甘束缚的声音,父亲说,如果烟囱冒出的是黑烟,那就说明生产会不正常了。此时连空气的味道也是甜的。厂子傍边有条河,水清能见底,偶尔还能见到一二条小虾,在静静地趴着,不知道是在等着猎物还是在午休,连虾须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小河傍边还会有一些桉树,稀稀疏疏散落在土坡上,那有现在那么大的规模,当时年纪还小,也不晓得是什么树,只是觉得气味有点怪怪的。偶尔还能看到一些牛车送甘蔗过来,在等着排队过磅的时候,牛是可以休闲的,此时那牛的嘴里总是一口泡沫,那是咀嚼蔗叶留下来的泡沫,也不知道为什么牛在咀嚼蔗叶时会搞得满嘴泡沫,看起来也很不雅观,因此总是喜欢瞅准机会扔上一二块小石头,那牛也倒是很憨厚的。这是庄子对于甜最早的记忆了。

  是梦便总是会醒的。

  市场一直幻想政府会再以白衣骑士的身份,脚踏五色彩云来搭救,恐怕已成了儿时的梦,490元的甘蔗收购价已经说明了一切,有保有压政策已经浮出水面,也是在倒逼着企业深化改革,不变则没有活路,因为政府已经给了咱们三年的时间。政策放下了包袱,那么成本的问题便不会再是困扰的问题,当全世界都可以亏损的时候,没有一个角落会是例外,成本反倒成了世界的穹庐。

  也似乎很多人一直喜欢诩以三年增产三年减产来说事,那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,这个谚语早就应该被抛弃,因为这个谚语是需要一个动态甘蔗收购价为基础的。

  一直有着各式各样的调研团奔赴各地,有些还打算调研到国外去,那自然是好事,看了总比没看的好,而且这些调研团的目的也是很光明昭昭的,毕竟那么多形形式式各路“大神”纷纷预测来年是底部了,这块“唐僧肉”谁都想咬一口,万一是真的了呢?而且满世界都亏损了,似乎在逻辑上是没毛病。

  上篇庄子说过了原糖暴涨的因素,是叠加了巴西货币因素和巴西“食糖”产量减少的因素,货币因素已经可以告一段落了,因为投机客已经损失了一大截利润,再请注意,庄子是用了食糖产量减少二个字,也是为了强调,这次巴西所谓的减产,并不是因为甘蔗产量减少了而导致,是因为多生产了乙醇,那换个角度而言,其实巴西的甘蔗总产量没下降多少,还是5亿多吨,糖份还略有上升,按照守恒定律,那么乙醇库存比往年将是多出来的,原油又已经暴跌,那么乙醇的去库存将变得漫长,除却了天气异常因素那下一榨季巴西的食糖是多了还是减了,还在生产乙醇吗?似乎是小学生都会算的数学题。

  印度、泰国新榨季已经开始,巨量结转始终是一个问题,泰国或许略好,毕竟是接壤天朝,条条大路通罗马,印度将会很头疼,老问题没解决新麻烦又来了。

  还有市场纷纷嚷嚷的WTO交涉问题、直补问题,还是一团乱麻。那么多的麻烦没有解决,凭什么可以说是到底了呢?这种一惊一乍的言论,对操作交易又有何用?徒增其乱!庄子再次重申:别再混淆了,庄子的观点是庄子个人的观点,不代表某处的观点,某处卧虎藏龙,言论当是自由的,也别当作精神分裂便可,反正是万箭齐发,总有中的,市场只管对与错,没有正确与否。

  一个本该二年走完的行情,一年给走完了,剩下来的路必然是难走的,毕竟价格已经很低,也都在亏损中,主动杀跌行情已经很难再有,而且谁也不想背负破坏精准扶贫这个“罪名”,政治经济学,还是觉悟为先!既然如此,那么一切将交还给市场,上帝归上帝,恺撒归恺撒,如果是未来现货价格要跌,那是市场的规律所然,期货不一定再是价格的发现主导者,也有可能演变成被动跟随者,这观点并不疯狂,历史又不是没有过,只是会不会重演而已。

  难走的路也还是路,还可以走,就是难走而已,未来的空头会很难受,多头也会很难受,但相比之下,可能还是多头更难受一点点吧。

  蓦然,远处,似乎还有那温柔一刀。

博聚网
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。 已有 0 条评论
温馨提醒
尊敬的用户,为了获得更好的用户体验,建议您使用高版本浏览器来对网站进行查看。
一键下载放心安装
×
博聚网